来源:中国工商  张小木


养性吴渝婷用一双秀气的手,从一把圆肚长嘴的铜壶中倒出开水,熟练地为我们沏上了乌龙茶。与猪们打交道久了,她习惯用这种方式调身养性。

养性她原来的梦想是当教师,而且也如愿以偿。可后来命运偏偏发生了扭转,她嫁给了一个做边贸生意的潮州人,结婚不久就扶助老公在广东做起了边贸生意,掘到了第一桶金。

养性这个来自湖北荆门的80后女孩,与我们想象中的“猪倌”相去甚远,白衣绿裙、长发飘飘,肤色白晳、眉目清秀,老公能挣钱,家庭生活优裕,又有两个正在读书的儿女,照常理应做全职太太的她,为何选择了养猪这行当?从零起步又如何成为了行家里手,被省政府批准为享受特殊津贴待遇的科技拔尖人才?同时还荣获了“全国农村青年致富带头人”、“湖北省十大青年创业人物”等荣誉称号?其间,她经历了几起几落,流过汗也落过泪,但最终她成为少数坚持下来的创业者。


湖北荆门市齐笙养殖有限公司总经理吴渝婷


一落:创业投资失利

养性吴渝婷创业选择了养猪,并不是因为在这行当有多少资源优势,而是缘自家乡“父母官”的号召,这个号召点燃了她心底的激情。在广东发家致富后,她有一个非常纯朴的愿望,想为家乡做点事。

养性2007年6月,一次回乡探亲中,村支书找她谈了现代农业的前景,希望她能回乡创业,由于正合心愿,她便欣然应允。回家与父亲一合计,父亲也支持她,说现在政府支持农业的力度很大,政策很好。父亲建议她投资当时荆门还没人投资的标准化生猪养殖,她向当地畜牧局咨询,只需投资500万元。她觉得此事可行,很快成立了齐笙养殖有限公司。

养性虽然还没整明白养猪的门道,但吴渝婷对父亲、对从小一起长大的村支书、对政府部门的领导都深信不疑。回到广州后,她说服老公从原有生意中借调资金,很快把第一笔投资500万元打给了在荆门的父亲,要他来全权办理建场事宜。

养性用“懵懂”二字形容她的这笔投资,真不为过。最初她想得很简单,猪场由父亲来管,她抽空回来看看就行了,仍把主要精力放在广州老公的生意和两个孩子身上。

养性虽有人和,但并未占尽天时地利。那年冬天,荆门闹了场雪灾,刚动工的猪场厂房建设被迫停工,随后建材、钢材价格一路暴涨。等厂房好不容易落成通过验收,金融危机又接踵而至,钢价狂泻,这让吴渝婷开局失利,损失惨重。

养性虽然已有了创业的雏形,但第一笔投资失利,让吴渝婷一点也开心不起来。2008年春节前夕,她正在广州那头郁闷着,又接到了父亲的电话,让她回荆门过年,但紧接着告诉她一个与“过年”气氛极不相符的消息:“你还得追加投资,已投的那500万可能不够了。”她心里咯噔一下:“要追加多少?”父亲有些无奈:“以前的账没算好,还得500万。”

养性这个消息真让吴渝婷“感到崩溃”,她没有回去过年。

养性接下来,更有让她崩溃的事:父母怕她负担太重、打退堂鼓,擅自做主把自住的房子卖掉了,搬到了条件简陋的猪场。老两口把卖房的钱拿去垫进了建猪场的资金缺口,想帮女儿减轻投资负担;再则,他们想用背水一战的激将法,“逼”女儿回来打理养殖场。

养性那个年,吴渝婷在广州过得惴惴不安。


一起:银行授信度过难关

养性过了年,吴渝婷还是回荆门看父母了,她不愿让两老为钱的事着急。可回到家时,已人去屋空。当在猪场简陋的小屋中看到父母时,她除了心酸、愧疚,还有感动。

养性这份感动帮她下了大决心。她再次说服了“并不看好生猪养殖”的老公,打过来第二笔500万元资金。由于没经验,猪场边建设,资金边增加,直到当年7月验收,整个养殖基地共计投资1276万元。

养性可观的投资和父母卖房,形成了巨大的压力,吴渝婷不得不把自己“扔进”了猪场,吃住于此。除了养猪,她每个月要做一件大事,就是利用一个周末在荆珠高速上往返一趟,回到广州看孩子和老公。老公并不看好她的“生意”,所以不打算带孩子回荆门。

养性不管他们回不回来,吴渝婷都决定孤注一掷了,一千多万元的自有资金投了进去,她不可能当儿戏。齐笙诞生那年,正好她的儿子出生,她原本就想,让企业与儿子一起成长。当她把精力与情感都投进猪场时,才感觉“齐笙”就是她的第三个孩子。

养性资金的危机总让她始料不及。2009年,金融危机还未过去,猪流感又猛烈袭来,猪肉价格暴跌,饲料价格攀升,养殖成本越来越高。绝望中,一些小养殖户把健康的仔猪整车往河里倒,而吴渝婷却想要挺过去。资金缺口又一次出现,她第三次请求老公支援,但老公那边也资金吃紧不说,主要是对她的养猪事业没了信心。她只好去找银行借贷,银行也爱莫能助,因为养殖场不能做抵押,为控制风险,人家是“身上长毛的一分不贷”,只好请她“自己想办法”。

养性只差300万元,她借贷无门,焦虑不已,担心刚刚建成的猪场就此垮掉。

养性绝望中,通过共青团荆门市委牵线搭桥,她获得了“青春邮贷”项目扶持,由荆门市邮政储蓄银行授信300万元。她采用自融资产模式,请60户农户做担保共同支持企业发展,最终解决了资金的难题。当时她一头仔猪没卖,到年底猪价一路跳涨,她卖了猪,除了兑付60户农户的本息,还有不少盈利。她感恩地说:“就是靠这60家农户,我度过了危机。”

养性挣钱了,翻身了,吴渝婷的信心也大增了,她用当年挣到的钱扩建改善了猪场。总结这段经历,她感慨道:“有时在关键时刻,靠的就是一种精神。”这种精神,就是创业者必备的“坚守”。

养性2010年的春天,吴渝婷很开心。她从待了整整3年的养殖场搬出来,回到了有老公和孩子陪伴的家。扩种猪、调整生产结构、组织成立合作社,忙得不亦乐乎。当年,齐笙公司被国家农业部授予 “标准化生猪示范场”,被湖北省委、省政府授予“回乡创业优秀企业”,吴渝婷也成为中国农村致富带头人中的典范。

养性那一年,她的事业有了腾飞。


吴渝婷为参观养殖场的湖北省巡视组领导介绍企业情况


二落:收购遭遇瞒报

养性吴渝婷以为,事业的宏图可以就此顺利地展开,但没有想到,在自己单纯真诚的世界里遭遇了对商业伙伴的信任危机,一次欺诈行为险些把“齐笙”从她的怀抱中夺走。

养性2014年,当地一家养殖企业的老板找到吴渝婷,肯求对他们进行收购。她觉得收购该企业有利于事业拓展,经与合作社管理层反复分析考察,最终决定以800万元价格购入该公司80%的股份。开始,一切表面上进展得都很顺利,但过户后她才发现,这家原本声称无任何外债且企业征信无外债记录的企业,实际上隐瞒了350万元的贷款及建厂时的一些不合法手续。

养性“这对我来说好似一道晴天霹雳。”吴渝婷说,那段时间她东奔西走筹资还债,实在崩溃难捱,甚至几次想要放弃继续创业。在政府的调解下,她才勉强挺住,先后将近千万元生产资金全部投入到这家公司,才使得这家昔日债台高筑、濒临倒闭的养殖企业出现了生机。

养性她正准备长舒一口气,新的问题又接踵而至。2015年2月,正当投资即将获益时,被收购公司的养殖场多次并长时间遭到了不明身份人员的围堵,造成大批生猪死亡,多名员工被打伤,公司无法正常经营。经过调查,被围堵的理由竟是原公司前几年拖欠了员工建厂时的工钱和民间借款。

养性绝望、焦虑与痛苦,吴渝婷没想到,创业如此艰难。她再次想要卖掉企业,让自己喘口气。价格谈好了,接盘的人也有了,不过一想到要卖掉还没长大的“齐笙”,她就难过到泪奔,“感觉就像要卖自己的小孩”。

养性关键时刻,市、区两级政府和工商联向她伸出了援手。

养性挺过了这次危机,吴渝婷成长了。她懂得,要当好“猪倌”,除了要掌握先进的技能,还要学会控制经营上的风险,为此她聘请了法律顾问。她感叹道:“人还是要有些经历的,有经历才会成长。”


二起:整合农户抱团发展

养性正是那次靠60家农户担保度过了融资危机的经历,让吴渝婷不仅深深地感恩乡亲,还形成了“公司+合作社+农户”的经营理念。建场以来,她始终坚持推行这一经营理念。她意识到,生猪养殖事业没有广大乡亲的支持,肯定难以维继。

养性2014年4月,吴渝婷率先推行金融创新,牵头成立了中国农谷牧业资金池,为荆门的畜牧业建设注入了活力。为了给荆门市畜牧业提供更多的便利条件和资源优势,他们联合银行提供强大的资金支持,以稳定猪场资金链循环,帮助解决猪场的资金难题;为了提高养殖效益,她还投资兴办了技术培训中心,为广大养殖户和农民工提供良好的学习平台。通过不断努力,她所描绘的“办一个合作社,带动一个产业,兴一方经济,富一批农民”的愿景正在变成现实。

养性靠单打独斗发展农村养殖业,这条路子根本走不通,必须整合农户抱团发展。这条路子不仅使齐笙公司生出了新的翅膀,还让所有农户看到了致富的希望。在吴渝婷看来,合作社就是一个资源整合的载体,是同行业信息渠道共享的平台。对以合作社模式养殖的前景,她既充满信心,又有冷静的研判。她认为,在当前经济新常态下,区域性的养殖专业合作社是未来养殖行业发展的必然趋势,这不仅是政府对养殖业的重新准确定位,也是养殖行业规避风险、共享资源、提升养殖效益的必然选择;只有这样,才能整合品牌,统一销售,降低成本,提升竞争力和抗风险能力。

养性现在,由于合作社的集群优势,吴渝婷把生猪养殖做成了工业化和标准化模式,每个养殖场都是模样相同的复制品。“以前养殖业都是各自为战,现在不同了,大家经历了几次洗牌,慢慢变团结了,普遍认同合作经营的路子。”她说。


三起:猪羊兼养+全产业链

养性第三起,是进行时,也是未来时。

养性在生猪养殖业深耕多年后,吴渝婷决定向另一领域——养羊业进军。早在2010年,她就对农业产业化发展方向和现有资源做过深入调查,成功向农业部争取到了“波尔山羊种羊场”的新项目投资。随着肉羊养殖规模不断扩大,她开始寻找一种经济实用的饲料。2012年,在湖北省农科学院畜牧兽医研究所的帮助下,她争取到了“鄂西多花木兰牧草种子繁育基地”项目。从2014年开始进行试种,至今已完成种植面积近千亩。这样做既解决了企业的饲料来源,又增加了种植农民的收入,带动了周边300多户农民共同致富。

养性由于肉羊养殖还在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老路,散户养殖,品种杂芜,质量参差,吴渝婷决定在地方政府的支持下,从种源开始做起。目前,齐笙的肉羊养殖技术和管理已达到国内同行业较高水平,拥有业内知名的肉用良种种羊场。企业在逐步扩大肉羊养殖规模,努力打造着肉羊产业化全产业链。

养性猪羊兼养,齐头并进。“现在我养猪这块挣钱了,养羊这块还在投入。”回想9年的养殖经历,她感慨道,“当时搞养殖是一窝蜂,与我一批进来的有90%都是外行,现在已有70%退出了,有很多养殖场在危机过后的洗牌中倒下了。搞养殖不像别的,必须亲力亲为,把这个行业琢磨透才能做得好、不被淘汰。再有,这行业不能急于求成,要先积累经验,先沉淀,才有后劲儿。”

养性现在,吴渝婷思考的,是整个产业链的大文章。他们采用“大联盟”和“众筹”的合作社模式,构建着荆门市肉猪肉羊产业化全产业链项目,建立食品安全体系,实现猪羊从农场到餐桌,打造安全、可靠、无公害、可追溯的健康食品全产业链。“我要让荆门的老百姓都能吃到本地产的、可追溯的生鲜猪羊肉,到2017年,我们的整个产业链就形成了。”她说,“中国有句俗话:猪粮安天下。农业是个大趋势,从养殖一直走到产业链后端,这样才能有竞争优势。”

养性这些年养猪挣的钱,吴渝婷一分没往回拿,全都投入到了产业链的延伸中。连老公在广东那边的企业分红,她都拿过来贴补到了养殖场。

养性采访完,吴渝婷带我们去看了她的一个生猪养殖场。远远看去,300多亩种养结合的生态养殖基地就像一个美丽的生态园。为了保证猪的健康,我们不得不止步于此。吴渝婷介绍说,在养殖基地有一个很大的沼气站,有管道直接通进村子,免费供百姓烧火做饭;地下还有管道将沼渣沼液输送到农田果园做肥料,所有生态资源都在循环利用。

石建立的门“道”
陈彦令的人生名片:“实在”

上一篇:

下一篇:

美女“猪倌”的两落三起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