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25日,来自世界各地的近2000名浙商代表再次齐聚杭州,参加以“经济新常态、浙商新机遇”为主题的第三届世界浙商大会,全球浙商共叙乡情,共谋发展。笔者也参与其中,亲身感受了会场的盛况。25日下午,“世界浙商论坛”第一段落结束后,正在贵宾厅休息的南存辉主席百忙之中接受了本刊独家专访。对于民营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尤为活跃的浙江来说,如何发挥工商联的引领作用?如何让正泰做好浙商的“领头羊”?南存辉结合生动的事例,将自己的体悟和经验娓娓道来。


“工商联工作与经营企业相辅相成”

  中国工商:您既是知名企业家,又是浙江省工商联主席,请问您是如何平衡企业家与工商联主席这双重身份的?

  南存辉:在我看来,工商联工作与经营企业是相辅相成的关系,能够在相互促进中得到提升。从一个企业家角度来讲,首先我要把企业经营好,如果连自己的企业都经营不好,就没法当个好榜样,缺乏说服力。在参与了工商联工作之后,我通过不断学习新的理念和知识,同时汲取其他工商联和企业会员好的做法,不断地嫁接到我们自己的事业当中来,形成了一种互补关系。


  中国工商:您的这种有机结合,在企业家和工商联之间建立起了亲密的关系。

  南存辉:是的。近四年来,我兼任浙江省工商联主席,我们经营企业的经验、曾经遇到的困惑以及在转型过程中的创新突围办法,也常常和工商联群体共同分享。这样不仅能带动其他企业家一起探讨经验,还能让这些在创业期、转型期的工商业者少走些弯路。


  中国工商:这不会影响您自己的企业吗?

  南存辉:不会。正泰集团经过三十多年的发展,内部管理、组织、制度建设包括文化建设等方面,已经做得很扎实了,拥有现代企业制度和科学的组织管理办法,下面是事业部制,上面是集团总公司制,上下分工明确,考核与监督也有专业部门负责。因此对于集团总公司来讲,只需要做好三件事情,一是干部队伍建设,如何留住人才;二是做决策;三是财务管理。其他事务基本上由各个事业部门分管。这样我就有大量时间在工商联工作中不断学习和提高。


  中国工商:当前工商联正在全国范围内开展“守法诚信”的理想信念教育活动,您在自己的企业里是怎么进行理想信念教育的?

  南存辉:针对“四信”教育正泰衍生出“讲三信”,第一个就是相信党中央领导集体的智慧和各级政府的有效作为;第二个相信竞争会带来繁荣,不要怕竞争,不要抱怨,更不该“等、靠、要”,我们要靠竞争实力发展;第三个就是相信中国文化的力量。因为我们有了这种信仰,所以别人观望的时候我们在干,别人退缩的时候我们在进,别人逃离的时候我们抓机会,就在这七八年的危机当中,我们却逆势发展,靠的是什么?是信念。

  正泰集团这些年来做了很多实业,譬如高端装备、新能源、软件系统、轨道交通、核电、光伏发电、检测、传感技术等,还有国际并购、浙民投、民营银行等资本领域的入驻。从“四信”教育落实到企业经营,我们总结了三句话:“听中央的,看欧美的,干自己的”。这些积累都是靠实践一步步走过来的。


倡导浙商“回归家乡”

  中国工商:刚才说到“文化的力量”,您本身也是知名浙商领袖,您认为浙商群体有怎样的“文化”,或者说他们的特点在哪里?

  南存辉:浙商这个群体,共性特征就是特别能吃苦,特别勇于创业,而且这种精神世代相传。浙商是具备强烈创业意识的群体,这不仅要好学习,而且要能吃苦,其实创业很艰辛,但大家都乐在其中,我觉得这是一个共性。


  中国工商:浙商能吃苦,而且勇于创业,除此之外还有哪些优点?

  南存辉:从我的经历来说,无论是我的上一代,还是我们这一代,抑或年轻一代,大家都是紧跟时代在创业,像我在本届世界浙商论坛上讲如何“拥抱互联网”、如何“互联网+”、如何“+互联网”一样。这种创业创新的精神文化,是融在血液里的,已经成为浙商的一种基因了。除此之外,浙商在国内和国外都是群体形态,而这种群体力量则促成了浙商文化和基因的形成,这也是浙商的特征。


  中国工商:这种群体形态,可以理解为我们常说的“抱团发展”吗?

  南存辉:“抱团发展”其实也来自于生活,来自于实践。以前创业环境艰苦,所以大家抱团取暖,共渡难关,后来慢慢变成了一种习惯,形成一种文化,又在实践中不断发展进步,如今成为了浙商的核心竞争力。对于浙江来讲,浙商群体是本地经济转型升级的主力军,这个力量不可忽视,不仅仅在浙江本地,浙商在全国乃至世界,都成为了推动当地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


  中国工商:在本届浙商大会开幕式上,浙江省政府多位领导都提到了“回归”。您如何看待“走出去”与“浙商回归”?

  南存辉:走出去是为了回归,回归也是为了走出去,听起来似乎是对立的,实质上却是辩证的统一。以前走出去是因为当地资源少,日子很苦,为了养家糊口选择背井离乡,去外面赚钱打拼补贴家用,这是浙商与生俱来的开拓精神。后来有些人慢慢发达了,纷纷回到家乡搞建设搞发展,让父老乡亲的日子也过得好一点。这种“反哺家乡”的历史其实很久远。


  中国工商:所以“浙商回归”也是另一种形式的“反哺家乡”吗?

  南存辉:这不仅是反哺家乡,经历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浙江的产业需要升级,业态需要转型,浙江经济与全国经济一样,也到了一个关键时期。我们在外的浙江侨民,在世界各地树立了口碑,于是浙江省委省政府积极号召这些具备新思想、新观念,同时有实力的浙侨回到家乡创新创业。这四五年来,“浙商回归”的举措也反向助推优秀的企业走出去,学到更好的技术,培养更多的人才,获取更多的利润,回来后再通过创业创新,通过提升发展,跟随“一带一路”再次走向世界,形成一个从引进来到走出去,走出去后再引进来的良性循环。


  中国工商:这种良性循环,您能举例详细说说吗?

  南存辉:有很多这样的案例,比如我们现在到德国收购,到印度投资,拿下很多订单,做出很多布局,引进很多专家,让很多高端项目在国内、在浙江落地。这些项目很多都是行业内的引领者,包括其中的软件、硬件装备、系统、服务和解决方案等。吸收了这些以后,再走出去参与国际大项目建设。以前没有高精技术和好产品的时候,我们不具备核心竞争力,就会遭到封杀。现在有了这些高精技术和好产品,国际项目就向我们开放了。总之,号召浙商“回归”,能够更快促进产品技术的转换,这里面大有作为,也大有可为。


  中国工商:在中国当前经济环境下,您对众多浙商有何建议或希望?

  南存辉:我认为,企业的成败源自于观念。对于处在困惑中的企业家,思想要转变,观念要更新;对于已经有所成就的企业家,不要背上“成功”的包袱,这个包袱就是“沉溺于过去的辉煌中”或“守在过去的成功经验中”出不来,我们要不断改进自己的思想观念,即一定要接纳现实,一定要融入社会,一定要顺势而为、趁势发展。

  如今的这个“势”,其实就是“互联网之势”,这个大势是不能拒绝的。这是一个浩浩荡荡的时代趋势。所以习总书记提出,要认识新常态、适应新常态、引领新常态。作为浙江优秀企业家的浙商群体,更要深刻认识到什么是新常态,学习适应这个新常态,然后进行引领。这是我们龙头企业家的责任所在。

邱淦清:赢在坚守
尚瑞芬:情系下岗职工

上一篇:

下一篇:

南存辉:“回归”是为了“走出去”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