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本刊记者 余文武


提起闻彬军,整个英山县乃至湖北的百姓都说知道,他是个牛人。当地百姓喜欢喊他“神峰山庄主”。

庄主到底牛在何处?仅用4年,他开启了大别山“新文化+新农业+新健康”复合经营模式,累计投资2亿元建起了拥有430个床位的国家运动员绿色食品基地、中国生命谷、湖北省农业产业化重点龙头企业、国家AAA级旅游风景区,在英山、罗田两县7个乡镇31个村建成31个果蔬家庭农场,形成了环神峰山24公里的生态休闲农业旅游观光带及万亩种养基地。北京、武汉、合肥、黄石、鄂州、九江先后开设“黑禧猪神峰山庄农乐园”57个直营店。去年产值达到2.2亿元,今年将轻松突破6个亿。


闻彬军,1973年12月出生,毕业于湖北大学生命科学系。

现为英山县总商会副会长、英山县旅游协会会长、

北京大医传承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湖北先秾坛生态农业有限公司总经理、

中国国土经济学会旅游发展委员会副会长。

先后被评为湖北乡村旅游2015年度人物,

荣获英山县“2015年度旅游突出贡献奖”。


庄主还是个“明星级”人物。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先后3次报道了他的创业故事。生态农业产业融合式发展的神峰模式被国家确定为六大扶贫案例之一,入选全国贫困村创业致富带头人培训教材。2014年,他作为中国农业企业代表跟随国家领导人出访俄罗斯,参加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2015年,参加了国家领导人与印尼总统佐科的会见,并出席“中国—印尼经济合作论坛”。

但最让他自豪和欣慰的是,他的公司为当地农民解决了3000多个就业岗位,直接带动家庭收入年增2万元以上,对接帮扶建档立卡贫困户1003户提前两年摘掉贫困帽。

“让农民有尊严地脱贫!”他说到做到了,总算没让乡亲们失望。


乡亲们说,老板疯了,员工也疯了

有人说,每一个回农村创业的人,都要先成为一个“疯子”。在乡亲们眼里,闻彬军也不例外。

2012年年底,在外经商17年并有所成就的闻彬军,开始想打开困扰多年的一个心结:为什么老家有好山好水好空气却过不上好日子,很多农民守着金山银山却只能离乡到外地打工?一番思量后,他带着资金和梦想回到英山老家。

搞什么?他首先想到的是养殖业。此前,他在京城结识了奥运冠军许海峰,从他那里了解到生态猪肉的需求和前景。

可没等黑猪养殖达到一定规模,他又被家乡遍地都是的绿色有机蔬菜所吸引。于是,他大胆决定建宾馆,先把城里人吸引到农村来。而且一上马,就是400万,盖10个北京四合院。这在当时的乡亲们眼里,纯属烧钱瞎折腾。很多人怀疑,城里的人会看上这穷山沟吗?也有人预言,建好后肯定活不过3个月。

在大城市待长了的闻彬军只认准一个理儿:回归大自然,享受田园生活,是城里人旅游休闲的大趋势。

可结果,麻烦远比乡亲预料的来得快。开建21天,500万就花出去了。一个月,1400万见了底。这样的花钱速度,让他始料未及。

“光大把地往里投钱,却见不着回头钱,看来10个四合院不能一步到位。”当时,闻彬军及时调整了思路,决定先建山庄,把餐饮搞起来,让钱流动起来。2013年2月15日开工,仅用73天,一个可以供120人住宿、700人就餐的山庄神速地建起来了。

山庄是建起来了,但要把客人接待好,服务是关键。可从各村招过来的大姑娘小媳妇们,大多连普通话都说不明白。闻彬军横下一条心:先培训后上岗,不合格坚决不上岗。

闻彬军的培训计划,先从大声说话开始。每天安排新招来员工大声喊话,“我叫某某某,我一定会成功的,大家给我作证吧!”白天忙没时间,就安排在晚上,街上喊老百姓不让,就到山上去喊。没几天,村里的流言蜚语开始满天飞:“这个老板疯了,员工也跟着疯。”更有甚者,竟然说他是在搞传销。

可乡亲们越是这样,他越是坚信培训之路没有错。他说:“扶贫先扶智,老百姓的思想没跟上,扶贫就是一句空话!”

培训员工,他还有一个绝招:让员工喝酒。结果,二两一杯白酒下去了,就开始乱套;两杯三杯下了肚,哭的喊的一大片。

席间,闻彬军开始从中看用人的门道:有的人偷偷把酒倒掉或者换成水,这属于理智型,适合管钱管物;而有的喝多了,又哭又闹,但依然还想着他布置的任务,说“要到山上练唱歌”,这属于敬业型,值得培养。还有一种是伪装型,平时表现很好,酒后尽现原型。这类员工能扶正则好,扶不正就淘汰。

方法是怪异了点,但效果还真不差。不出两个月,一个个连普通话都说不利索的农民脱胎换骨,说话服务有模有样。不到两年,山庄700多名服务员,个顶个儿都是“多面手”:上车是导游员,下车是服务员,上台是演员,到了直营店就是售货员。如今,闻彬军的山庄创造了“旅游无淡季,天天游客满”的奇迹,2016年接待游客达30万人次。

“培训上要下大功夫,舍得花血本。”据统计,仅在员工培训上,闻彬军4年间就花费了上千万元。先后开办新型农民培训班119期,培训贫困人口8692人次,硬是把“泥腿子”打造成了信心饱满、见多识广、能文能武的“新农民”,活跃在生产、销售、服务一线。


20分钟就能流转一个村的土地,靠的是什么

其实,从2013年宾馆开建时,闻彬军就已经开始养猪种菜了。可随着山庄客流量与日俱增,小规模种植根本就跟不上客户的需求,他开始思考着流转整片的土地。而这是很多人曾经面临的棘手难题。

为什么难?因为很多人不愿流转自己的田地。即使按年产出给够租金,他们也感觉没了田地就没有赖以生存的基础。更有甚者,给多少钱也不愿流转给你,宁可让田地荒着。一个人的思想工作好做,要做通很多人的思想工作就很难。

但闻彬军还是想试一试。他心里很清楚,农民之所以不愿把土地流转给你,关键原因不是租金多少,而是长期生存没有保障。

“既然他们有后顾之忧,我就让他们有充分保障。”经过扎实调研,一个以神峰山庄为主体、“公司+基地+合作社+贫困户”的产业扶贫模式很快就出炉,并在英山县孔家坊乡郑家冲村成立全县第一家农民自强互助脱贫合作社,全村56个贫困户154人优先纳入合作计划。

按说,这一扶贫模式能让多方受益,有持续分红和务工收入,大家应该一呼百应。可在实际操作中,闻彬军还是遇到了非常大的阻力。有一天,一个养猪场刚动工,就有人躺在挖掘机前面不起来,并扬言“坚决不把土地流转出去,你想挖就先从我身上碾过去!”最后,在当地政府的支持和多方协调下,总算将土地顺利流转。闻彬军算了一笔时间账,除筹划阶段和做一人一事思想所花费的时间外,共用了7天,才将263亩土地流转到位。

而近几年,随着闻彬军的生意越做越大,蔬菜种植基地扩容到31个,一个个养鸡厂、养猪场在山林不断涌现。闻彬军毫不夸张地说:“现在只要20分钟,就能将一个村的土地流转到位!” 

为什么有如此大的变化?因为流转土地的农民享受到了“四重保障”:生活保障,每亩年分500斤稻谷;收入保障,老年人在家门口农场务工每天能收入50-60元,中年人在山庄上班月薪3000元左右,年轻人在农乐园上班月薪5000-1万元;增收保障,八小时之外还能养鸡增收收入;致富保障,八小时之外还可能养猪赚更多的钱。

当地老百姓这样评价闻彬军:从来没失信,该给的租金和分红,按时足量到位,而且很多家里的孩子在山庄上班,供吃供住。谁遇到了困难,他都热心救助,很善待大家。

“你跟农民不要谈理想,更不要去画饼。”闻彬军说,农民要的是实打实的实惠,你给不了肯定就做不下去。如今,他先后流转31个村的土地,建成31个黑禧猪养殖示范基地、1个眼镜山鸡孵化基地、67个养殖示范基地。

“给钱给物等于施舍,而这种施舍不长久、不可持续。” 在对待贫困户上,闻彬军认一个理儿: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帮他们找到铁饭碗,让农民有尊严地脱贫,才是他想要的结果。

孔家坊乡郑冲村留守妇女周爱玲,丈夫因出外打工腰椎受伤基本丧失劳动能力,公婆年迈多病,家境十分贫寒。2013年年初到山庄上班后,很快就成长为“民歌大王”,现在已经成长为武汉“黑禧猪神峰山庄农乐园”的店长,月薪近万元。公婆也在自家门口的果蔬农场上班,每年创收3.6万元,家里还养猪、养鸡,每年深入6万元。昔日贫困户,一跃成为小康人家。

像周爱玲一样,仅英山县就有650多名贫困人口在闻彬军的公司,月薪工资少则3000元、多则上万元,实现 “当年就业、当年脱贫”。


让农民田地里长出“金元宝”

“赚农民的钱不算本事,让农民赚钱才算真本事!”这是闻彬军在农乐园打出的横幅,更是他向家乡父老乡亲的郑重承诺。

闻彬军的真本事,除了体现在多给农民安排就业岗位之外,更重要的是让农民的土地增值。这些年,闻彬军就一直和当地农民一起在田地里挖“金元宝”。这个“金元宝”就是无污染、无添加剂,不打农药、不施化肥的有机生态食品。

为了保证质量,闻彬军给自己的农场和养殖农户定了比铁还硬的规矩:养殖一律不喂有添加剂的饲料、不用抗生素,吃的全是地里产的粮食和作物秸秆,生猪必须生长10个月以上才能出栏,鸡8-10个月出栏;蔬菜瓜果坚决不施化肥、不打农药、不打除草剂,每个猪场都必须建有沼气池,各类粪便必须经过发酵后才能给蔬菜瓜果施肥。而沼液一律通过管道输送到农田施肥,沼气还可烧水做饭,田里的菜叶还可喂猪养鸡。他有言在先:“你若是破了我的规矩,我就砸你的饭碗!” 

而在农产品销售上,闻彬军则一改传统的先种后销的模式,采取私人订制:根据市场决定生产,先订单再生产销售,以都市农乐园为桥头堡,建立实体店面、视频购物、电商购物、基地旅游、会员管理、农商基站于一体的市场营销网点,构建线上、线下全网营销体系,以“千里挺进大别山生态循环农业四天三夜(两天一夜)体验游”为纽带,以实施“中国好农业——生态农业进万家工程暨助力冬奥膳养天年全国惠民工程”为载体,以“文化创意+教育+培训+出版+影视+农业产业化解决方案”为新的盈利点,彻底打开了英山农特产品走向大都市、大市场的通道。2016年年底,每天向各地网店配送30吨果蔬、35头猪、1000只鸡及其他农特产品。

尽管比别人卖得贵很多,但仍然挡不住食客慕名前来。前不久,武汉市第23家农乐园吉庆街店隆重开业,这是神峰山庄在全国开办的第57家直营店。凭借良好口碑,4年间先后发展外地会员3.5万名。

这些直营店主要销售的是基地生产的蔬菜瓜果和肉、蛋、禽等副食品,光蔬菜每天就要消耗6万斤。这里的货从来不愁卖,会员销售模式让店面很少有存货,基本上都是订多少就运来多少。基地扩建的数量和规模,也是按照会员的量级和需求决定的。按目前每天新增会员350人、办卡率70%计算,每三天新增1000个家庭(5000人)消费,每三天需要新发展一个都市农乐园直营店,每三天需要发展果蔬水产基地70亩。这种订单式农业,正是闻彬军越做越大的法宝。

从2015年开始,闻彬军将目光投向了农副产品深加工行业。先后投资3000多万,建成一个集米、面、油、干菜、茶叶等加工包装于一体的农副产品加工工业园。目前,这些贴有“先秾坛”标签的96种主打产品,已经在都市农乐园取得了不错的销售业绩。

最近两年,闻彬军频繁往来于各省考察,为的是给自己的会员供应品种更多、更道地的水果、米面、粮油等优质副食品,而且偏远山区是首选地,为的是让那里的农民多受益。仅去年,闻彬军就取得巨大成功:锡林郭勒盟的羊腿一夜卖了7.2万只,秭归脐橙一天卖了6.5万斤。今年8月底,他亲自考察了四个省,行程万里,为的是找到非转基因的面粉,还有苹果、醋、大米。今年年底前,他打算把陕西的石榴、沧州的枣、河南的山药、库尔勒的梨和葡萄干的优质卖家敲定。闻彬军的选货标准只有一个:非转基因,不打农药、不施化肥,无污染、无添加,外加原产地。


无添加剂、不喂饲料,已成为闻彬军养殖业的一块金字招牌


近年来,闻彬军还积极向省外拓展他的“领地”。先后在天津建成300亩神峰山庄潮白河国家湿地公园农业基地,在河北坝上高原建成先秾坛北燕基地1000亩,流转总面积达到5850亩,发展合同订购二级基地21500亩,将秭归脐橙、山东老树苹果、滁州胚芽米、霍山灵芝孢子粉、锡林郭勒羊腿、金寨茶油、陕西安康雪魔芋列入农乐园销售产品名录。

回想起4年成长,闻彬军始终念念不忘英山县委、县政府给予的大力支持:出资拓宽贯通8个自然村的环神峰山24公里水泥道路,投资600万元修建125米长的神峰大桥,使所有通往生产基地和山庄的道路变得更顺畅,大巴车直接开到山庄;投入数百万元,支持农民自建蔬菜大棚和沼气池;投资600万元帮助山庄建成游客接待中心……他常说:“公司的成长其实是沾了政府的光,是搭上了精准扶贫的便车。没有好政策,没有政府大力支持,山庄也不会有如此快的发展速度。”

李飚:海特的成长就是一部挑战史
迅雷邹胜龙的错过

上一篇:

下一篇:

牛人庄主闻彬军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